LOST 檔案:The Hideaway

「公主,我們現在已經不能回頭了。」by 薩克xsergent

雖然趕不上警察週介紹「Meryl Sawyer梅莉‧薩依爾」的「The Hideaway忘憂酒店」 xin,但實在氣不過梅莉姨一本好好的書被蘇小姐就這樣隨便刪、隨便翻給糟蹋了xma,藉此機會為她平反一下xcute。

可蕾十幾歲的時候目睹母親躺在薩克的父親懷裡xbrocken,之後他們倆私奔時車禍雙亡(cry),為此她一直責怪是自己的反應嚇到他們兩xin,才會造成這場無法挽回的悲劇 em37,同時也無法諒解一直以為自己愛戀的薩克隱瞞她,關於她母親與他父親的婚外情xwantdie。

可蕾的父親是陶斯鎮上非常有名望的銀行家,她母親擁有一家藝廊,她從小過著公主般優渥受寵愛的生活xugly。

而薩克的父親只是個默默無聞的攝影師,母親是個大多時候醉醺醺的酒鬼ORZ,他們住在鎮上的貧民區,他是父母高中時偶然車震的產物(拍額),他父親放棄了上大學的獎學金娶了他母親xsergent,沒有愛為基礎的婚姻從一開始就註定不會幸福(cry),為此薩克總是在想當初如果他沒有出生在世上那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xthink。

薩克的父親與可蕾的母親私奔醜聞及車禍悲劇發生時xnose,鎮上的人都沒給薩克好臉色看xlll,他那喝醉酒昏倒在街上凍死的母親緊接著在他父親過世後(cry),才16歲的他甚至沒有錢可以為自己母親好好安葬em37。

全陶斯鎮沒有人願意借他錢xma,在可蕾父親惡意的阻礙他找到任何工作賺錢的情況下,他走頭無路只能低聲下氣的去拜託可蕾的父親ORZ,以打掃銀行一年來換取借錢讓他埋葬母親xin,但還是遭到狠心拒絕x2s,而可蕾只能流著淚低著頭站在一旁眼淚汪汪汪,為此薩克始終無法原諒可蕾xwantdie,他認為是可蕾的父親毀了他的家還有他的人生xattack。

他們倆年少正在滋長的愛情就這樣被無情的摧毀了breakheart。

當可蕾多年後決定回到讓她傷心的家鄉將她母親的畫廊重新開幕時xin,卻發現那個她一直無法真正忘懷、人稱壞男孩的薩克已經搖身一變成為陶斯鎮警長 xsergent。

在她的商業對手被謀殺的夜晚x38x39x40,她因為飲料中被放了“約會強暴丸” x001,迷迷糊糊中也曾出現在兇案現場附近xin,她只依稀記得和一個陌生人度過了激情狂野的一夜x50,其餘的事情完全沒有印象xfaint。

薩克警長在以小時計費出租的忘憂酒店某房間裡找到可蕾的內褲和錢包 xsergent,而她的商業對手就在隔壁房間被謀殺了xomg,因此儘管可蕾努力想避開薩克,她還是得和他合作以證明自己的清白xin,並期待和她共度激情狂野一夜情的陌生男子mask挺身而出當她的不在場證明xthink。

而在被陷害入獄時唯一可以幫助她且可以讓她信任的也只有薩克xin。

可蕾和薩克兩人對對方除了恨意x2s還有無法抗拒的強烈吸引力x43,他們兩每次的相遇總是充滿火藥味與化不開的強烈性張力xhehehe,可蕾的內心一直在兩種不同的情緒中拉扯掙扎著x19,感覺在自己身上看到母親的影子xthink,想放手去愛薩克xheart 但又害怕如果自己和長得幾乎是他父親翻版的薩克有任何牽扯xin,會讓她父親再次受到打擊(cry)。

深知他們父母的過去永遠阻隔在他們兩中間的薩克xlll,總是被逼著以粗俗的言語刺激嘲弄可蕾xma,來掩飾自己對她無法言喻的情感(cry),同時又要努力保護她不受傷害xsergent。

可蕾一直相信父親的說法認定薩克的父親在鎮上處處留情xch,她認為一定是薩克的父親勾引她母親,才讓她母親一時迷失xlll,她不知道其實她母親在生下她不久就和薩克的父親相戀xang,只是為了可蕾才沒有和她父親離婚xnose。

他們父母維持十幾年的地下戀情,薩克雖然一直都知情,卻不知該如何向可蕾說明 xthink,才會造成可蕾的誤解(cry)。

當可蕾在慶祝鎮上藝術季開始的派對飯店門口,無情殘忍的拋下薩克xwantdie,自己轉身進入派對會場時,薩克憤怒傷心並不敢相信可蕾如此羞辱他與自己x2s。

只因為他沒有良好的出身背景xtolerance,有一個總是要他捍衛維護的酒鬼母親與為了等待別人的妻子不肯為自己事業奮鬥的父親xomg,他就一直要受到鎮上人的歧視xma,在他靠自己努力衣錦還鄉時xsergent,可蕾還是裝做一付高高在上的樣子 xugly,對他視而不見的作法深深的傷害了薩克脆弱的感情em37。

還好可蕾一走進派對飯店就後悔了xthink,她充滿罪惡感並為自己沒有勇氣面對自己的感情而感到羞愧xemb,她決定不再抗拒自己對薩克強烈的慾望與情感x18,她主動去找薩克x11,但還是逼迫內心及自尊嚴重受傷的薩克為了愛她,只好用蠻橫粗暴的方式讓她屈服。。。xlll

「公主,我們現在已經不能回頭了xsergent。」
(中文版男女主角只進行到這一句話就直接跳到下一章了xma)

他們像是要把對方吞下般激烈的吻著對方,她的指甲刺進他的背,兩人的舌頭激舞著想要奪得主控權,他輕咬她的下唇,她也還以顏色。

他翻滾到一旁把她的裙子撩得更高,她藉機爬到他身上,雖然她居於上位的優勢,但他還是用雙腿把她牢牢困住。

他一個輕轉又讓她躺在他身下,一隻手將她雙手緊緊地扣住,同時用空著的那隻手將她的裙子一把扯掉,柔軟的棉布隨之被撕裂。

夜晚涼爽的空氣輕撫她熱燙的肌膚,他低頭凝視著她暴露出來的下半身,在朦朧的月光下他用眼睛檢視她的每一寸肌膚,眼睛慢慢地瞇了起來。

她利用這瞬間搖晃到另一邊,並帶著他一起繼續翻滾,然後她又再次居上位。

對,就是這樣!她解開他牛仔褲上的兩顆釦子。

她的手臂環扣在他頸子上緊抱住他不放手,她的雙腿纏住他。

他在她身下奮力抵抗,他整個身體像隻狂暴的野馬般激烈震動著。

他熱燙悸動的男性戳著她兩腿窩。

他在她身下像隻狂暴的野性動物拼命扭動,力量之大讓她幾乎要感到駭怕,同時也感到不可置信的亢奮。

下一秒鐘她又再次仰望著天上的星星。

他強而有力的手緊緊抓著她的兩隻手腕扣死在她頭上。

啪!啪!啪!他用空著那隻手剝開她最喜愛的上衣,上面的釦子一顆顆墜落在草地裡。

即使他已經脫掉她大部份的衣服她還是拒絕降服,不想被他凌駕在上,她用腳勾住他的牛仔褲,用力推擠想把牛仔褲褪下他的臀部,她只成功的把他的褲子脫到露出一叢鬈曲的深色毛髮,確認了她先前所猜測的。

在那件破舊牛仔褲裡他什麼也沒穿。

她全身被脫的只剩下胸罩和內褲,他壓制住她並騎在她身上,她激烈的喘著氣,模糊地感覺到在她赤裸身下的濕潤草地,兩隻狗在附近徘徊看著他們。

「我贏了!可蕾,承認吧!」他邊說邊解開她的胸罩拋在一旁。

他凝視著她裸露的胸脯,她理應感到羞赧的,相反的,他們的扭鬥反而讓她變得大膽起來。

「我還沒認輸!」

她平躺著仰望他沐浴在月光下發光的身軀,從這個角度看他,他更顯得強壯巨大,突然間她啞然無語。

他的肩膀看起來更寬闊,肌肉隆起。他的雙腿緊緊夾住她的,把她禁錮在他身下。

「知道妳的問題出在哪裡嗎?」他問道,有一滴汗珠從他太陽穴流下。

「妳看起來是這麼該死的冷冰冰的,沒有男人敢碰妳。但妳的內心卻非常狂野,真的非常狂野。」

那滴令她心蕩情迷的汗珠在他方正的下顎邊緣逗留了一秒鐘,然後滴落在她臉頰上。

「越是狂野的女人,騎乘起來才更加有樂趣。」

「你應付不了我的。」她故意激他。

他不理會她,凝視著她的胸脯,快速的一瞥確認它們柔軟地抵著他的胸膛。

她的乳頭向上突起,在銀白光線下看起來又深又硬,且渴望他的舌頭碰觸。

他彎身把一顆堅挺的蓓蕾好整以暇的放進嘴裡,用力吸吮。

他用牙齒輕輕磨擦觸掠它,溫柔但又非常煽情銷魂,直到她在他身下蠕動。

他跨在她身上,用膝蓋支撐他大部份的重量,一隻手仍然將她雙手腕扣死在她頭上。

山中之王遊戲。

好吧,現在毫無疑問是誰在這個小遊戲中獲勝。

他讓她如他所願的平躺仰望著他,他似乎想要將整個晚上用來逗弄她的乳房,不管她身體其他因強烈需要而痛楚渴望的部位。

「認輸了嗎?」繼續折磨她幾分鐘之後他問道。

她很想認輸,很想進行到下一個階段,很想感受他進入她體內,但她頑固的個性讓她死也不肯承認。

他的雙眼因燃燒的慾望而變暗,眼皮沉重,但他的神情中有某種奇特的東西,某種不確定的感情。

突然之間,這一切變得讓人難以吞嚥。

從來沒有一個男人這樣注視著她。

「我認輸。」她聽到自己輕聲地說。

「保證完全依照我所說的來做嗎?」他輕聲低笑,發出低沈、粗糙的聲音。

他顯然是個喜歡別人臣服於他的力量的男人。

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她會遷就他。

「如果你堅持的話。」
她盡量刻意要讓聲音聽起來很厭惡。但內心裡卻因快感而興奮顫抖,期待之情隨著每一秒鐘築高。

「不要再反抗我,試著溫柔一點。」

溫柔?從他嘴裡說出這句話好奇怪。

她從沒想到和他搏鬥是如此催情,會讓她的情慾如此被喚醒。

然而毫無疑問的就是如此。

她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因渴望而震顫刺痛,她的私密處愈形濡濕欲滴。

「哦..好吧!我不會再反抗。」

他放開她的雙手,往後擺動直到坐在自己的腿後方,不再真正把她壓住。

「親愛的,從來沒有一個女人嘗試用她的雙腳想脫掉我的褲子,讓我們看看妳可以用雙手做什麼,儘管放手做吧!」

她不加遲疑,伸向他拉鍊上還沒解開的兩顆鈕釦,上升熱燙的溫度透過棉布灼燒她的手指。

第一顆鈕釦很輕易的被解開,但第二顆釦子卻被緊緊地卡在他快速膨脹的勃起處,當她奮力要解開這顆釦子時,他從喉嚨深處發出深沈的低吼。

他把雙手伸進褲帶一把將牛仔褲猛力拉下。

她不只一次地感受到他的男性勃起,知道他這個部位和身體其他地方一樣令人印象深刻,但什麼都沒有比親眼看到它更讓她震驚。

他的勃起從禁錮的牛仔褲中彈跳釋放出來,向她昂揚挺立。

堅硬、粗壯、巨大又長。

而且驕傲。

在那個時刻,她了解到如果要用一個字來形容薩克,那就是驕傲。

即使還只是一個小孩子,被稱為小鎮上的壞男孩時,他昂首闊步時都充滿著驕傲,同樣的驕傲也顯現在他堅定的下顎及他充滿自信的肩膀上。

還有他宏偉壯碩的勃起部位。

她衝動地傾身向前親吻他發亮的男性頂端。

它很平滑且像天鵝絨般的柔順,而且哦,非常溫暖。

他的身體顫動,他把牛仔褲踢到一旁伸手抱住她,調整自己在她身上的位置。

「看到沒?」她試著戲謔他「你應付不了我的。」

「妳錯了,可蕾,我是妳的剋星。」

他的手沿著她的腹部一寸寸徐緩地往下撫摸,直到觸及濕潤的鬈曲毛髮,然後更向下探索,找到她底褲裡一個非常敏感的凸點。

她猛吸一口氣,抬起臀拱向他,他的手指緩慢地撩繞描摹這個敏感的核心,她咬住嘴唇呻吟著,享受激盪她身驅的一波波快感。

這是折磨,純然極致的折磨。

他扯下她的內褲褪到腳踝,她急亂的舞動她的腳,將底褲脫掉踢到一旁。

「我是妳的剋星,可蕾」他重申一遍。

她的腦袋思索著俏皮的反唇相譏。

但他突然地親吻她那裡,他的舌頭找到他手指剛剛探索過的核心,舌頭慵懶地的來回逗弄緊繃的花苞,且輕輕的吸吮,他靈巧的舌頭撩撥挑逗她,對她施展魔法。

她的脈搏急遽激烈的跳動,讓她頭暈目眩無法正常思考。

她隱約地感覺到他粗大的男性頂端壓擠著她的兩腿間,是一項保證,也是一個威脅。

她從來沒有和一個體格這麼巨大、壯碩的男人做愛過。

她向上拱起身,臀部本能地迎合他,他熟練技巧的愛撫傳送一波又一波震撼她全身的歡愉漣漪。

「薩克,快點!」

她已經完全準備好了,薩克想到,但他用舌頭再次揉捻愛撫她,對著濕潤鬈曲毛髮處吹一口熱氣,然後他才抬起頭。

這就是他真正想要她的地方,平躺著、金髮凌亂的散落在草皮上。

好吧,好吧,他內心其實是描繪她躺在他的枕頭上。

他究竟是怎麼了?她想要狂野激烈的性愛,而現在他們已經完全赤裸在他的草地上。

「撐住!」他粗嘎地說道,伸手找他的牛仔褲。

兩隻狗站在附近,伸出舌頭看著他們。

「你們兩個沒有其他更好的事可以做嗎?去追兔子玩。」

他找到他先前放在口袋裡的保險套,他和自己打賭贏了,他知道可蕾在派對結束後一定會來找他,她不想在公開場合讓人看到和他在一起,但她想要和他嘿咻。好吧,他可以接受這樣—或,其實他不能。

他對這個女人有著難以置信的複雜感覺,強烈的性慾是確定的,但還有一種超越肉體的感覺。他想要—噢,該死—他無法確實表達他自己渴望可蕾什麼。

他要求她溫柔一點,但她相反的卻表現出令他驚愕的熱情。

她對他赤裸裸毫不保留的強烈需要把他全然喚起,這是無庸置疑的,但他想要從她那裡得到更多。

他不安的懷疑自己將永遠得不到他所想要的。

但現在這都無所謂,他稍後再來擔心未來—還有他的自尊。

他撕開鋁箔包裝,默默地咒罵著。

這該死的東西又黏而且太小,但他還是設法把它套在他腫脹的慾望中柱上。

他用膝蓋分開她的雙腿,把自己置身在她平滑的大腿中間。

他粗野地深吐一口氣,然後輕推他的慾望中柱進入她,她已經為他該死的準備好了,但濕潤的通道卻非常緊。

「會痛嗎?」他問道。

她搖晃她的頭,左右擺動她的頭髮。「你敢給我停下來試試看。」

隨著他的臀部的每一次向前衝刺,他的中柱越插越深入。

他大聲呻吟,他的身驅扭曲繃緊,他的牙齒咬住下唇,他小心翼翼地一點一點向前推進,將她擴張、延展開來。他愛死了每一秒鐘。

她的身體把他包圍的這麼該死的緊,他想他光是進入她就要失控了,但他努力控制自己。

他再向前推進一些,確認他完全埋入她的密穴。

然後他竭盡身體每一個肌肉的力量僵住不動,直到他的自控力恢復。

他搖擺他的臀一下…兩下…三下,她因激烈戰慄的快感而哭喊尖叫。

他不顧一切地瘋狂想要她,但為了她,他需要把它做到好。

他要讓她度過永遠難忘的一晚。

她或許不想在大白天裡被人看到和他一起走在街上,但到了夜晚她將永遠無法忘了他。

他慢慢地向後一點一點抽出,緩慢地撤退,直到僅剩下他男性的頂端停留在她體內,這對他是極致的折磨,但他努力控制住自己。

「你這是在做什麼?」她抗議道。

「我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妳用妳那火熱、性感的身體挑逗、誘惑我那麼久的時間,現在輪到我了。」他真是個愛自作聰明的蠢蛋,他已經瀕臨失控爆炸的危險邊緣。

他收縮扭動他的臀部向前挺進再次埋進她的密穴,感覺她體內的肌肉已經伸展開可以容納他的尺寸。

溼潤的核心仍然非常緊,像緊握的拳頭般緊密的包裹住他的男性,讓他因燃燒熾熱的慾望而顫抖,但他已經可以較輕易地在她體內滑進舞出。

「用力一點!」她哭喊道,弓身向上彈起。

他給了她想要的,前後移動扭轉他的臀部一次又一次再一次,他緊緊夾住牙齒,用力到他的下顎疼痛,他決意要控制住自己,不讓自己在取悅滿足她之前失控爆炸。他發動引擎起飛,帶著她一起向上急速攀升,速度越來越快,力道越來越強,越攀越高。

「噢-噢-噢,薩克,對,就是這樣!」她的雙眼緊緊閉上,一股強烈的狂喜席捲她全身,她因慾望的釋放而尖叫,然後四肢癱軟無力。

他持續不斷向前衝刺抽送,愛死了在她體內的感覺,讓他不想結束這一刻。

他的釋放來得又快又猛,一道白熱化的歡愉熱浪一波接著一波向他席捲而來,強烈得令他五臟絞扭,他的頭向後仰起,痙攣的抽搐射向他的脊背向上綿延竄至他的腦袋裡,他的頭因高潮的餘波盪漾而震顫刺痛,全身肌肉虛弱,無力撐住自己。

他向前癱倒,還好即時想到用雙臂撐起自己的重量,要不然他就要把可蕾壓扁了。

他移到她身上,像隻賽馬般激烈的大口喘著氣,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因強烈的喜悅而悸動顫抖。

把她摟在懷裡,他翻身平躺著。他們的身體仍然結合在一起,他的男性在她體內深處滿足地跳動。

他忍不住仰頭對著滿天星斗微笑,並向掛在夜晚天空透著白色光澤的月亮眨眼。

「怎樣?寶貝,夠狂野吧!」

RE外曼與體壇專家,並且能將兩者結合為一=推薦大量體育系羅曼史~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Re: LOST 檔案:The Hideaway By 雪兒 2006-06-13 15:21

    前一陣子才重看了一遍,真的痛苦萬分,所以我叫這本書為”傷心酒店” ….好好的一本書卻落的如此下場…..

    1. Re: LOST 檔案:The Hideaway By Z 2006-06-13 17:17

      后 貴婦真是身處庭院深深深幾許啦?

      明明都已經有正港的”傷心酒店”了

      偷人家黑蕾絲的書名 想個新的啦

  2. Re: LOST 檔案:The Hideaway By J 2006-06-08 14:34

    薩克要可蕾努力回想和她共度一夜情的陌生男子的長相,因為他是她很重要的不在場證明,可是可蕾被下藥昏昏沉沉,根本就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後來只想起來那個人有一個很大很大的”裝備” (我個人比較偏愛維多的詮釋版本→”雞私”啦~) 兩人這段對話非常非常好笑。

    壞蛋薩克明明就知道誰是那個和可蕾共度激情夜的人→他自己,卻因為牽扯到一隻被虐待的熊的失蹤,所以不能(其實也不想)告訴可蕾,害她每天提心吊膽。。。薩克真的很壞~

    引文:

    原文 p.64-65 / 蘇小姐翻譯中文版 p.69-70

    「妳對他的長相一定有些印象吧?要知道,他是妳的不在場證明。」

    “He had very big…equipment,” she blurted out. “Really large.”

    「他很高大。」 她脫口而出「各方面都很大。」

    “Equipment?” Zach repeated….

    「各方面?」薩克重複一遍…..

    She realized what she’d said and wanted to die. “He was really large. A tall, muscular man. Very, very big.”

    她羞得恨不得一頭撞死。 「他真的很大,高大而且充滿肌肉,非常非常大。」

    Finally, he said, “Sweetheart, anybody ever tell you that it’s not the size of the wand—it’s the magician?”

    他好不容易止住笑聲,說道:「親愛的,有沒有人告訴過妳魔棒大小並不重要,魔術師才是魔術的關鍵。」 (男人都嘛這樣說 可是壞蛋薩克還是很自豪又得意自己有一個讓可蕾難以忘記—很大很大的”裝備”啦~ )

    “How am I supposed to find some dude with a really big—“

    「我要怎麼找一個大…」

    “Very funny. This is a murder investigation, and all you can focus on is…”

    「真好笑,這是一樁謀殺案,你居然只關心…..」

    “A big cock,” he finished with a grin. “Hey, you’re the one who brought it up. Can’t you just see me going around town with a tape measure?

    「一個大老二!」 他笑著幫她說完。

    「這個話題可是妳先提起的,妳能想像我到處去量人家大老二的景象嗎?」

  3. Re: LOST 檔案:The Hideaway By Z 2006-06-07 16:04

    看到這裡…

    引文:

    「撐住!」他粗嘎地說道,伸手找他的牛仔褲。
    兩隻狗站在附近,伸出舌頭看著他們。

    感覺自己就是站在附近的狗

    1. Re: LOST 檔案:The Hideaway By J 2006-06-08 09:35

      說到這兩隻狗,沒力姨在書中替他們著墨很多耶

      可蕾的那條黃金獵犬”露西”本來是攻擊犬馴練場的活靶,是可蕾在”露西”即將被生吞活剝時救了牠。所以牠變得很膽小,看到大狗都會害怕躲起來。

      但露西偏偏就不怕薩克的那條銀灰色的大狼犬”洛寶”,看到洛寶還會搖搖尾巴 ,剛開始把可蕾氣死了。 (因為可蕾很怕洛寶,其實更怕牠的主人啦)

      當薩克堅持把洛寶留在可蕾身邊保護她不被忘憂酒店老闆欺負時,這兩條狗就變得孟不離焦。

      當可蕾把薩克丟在陶斯飯店門口時,薩克覺得可蕾不再需要他和洛寶了,就去把洛寶帶回家,想不到兩條狗依依不捨 薩克還在心裡OS:這下可好了 ,我的狗也為可蕾的狗著迷。 洛寶像個害相思病的人一樣,在回家途中拼命回頭看。

      當可蕾帶著一臉傷心的露西去找洛寶(ㄟ…是去找薩克啦 ),沒力姨還形容兩條狗「見了面很興奮地打招呼,隨即高興地一同跑向河邊玩耍…」

    2. Re: LOST 檔案:The Hideaway By J 2006-06-08 10:16

      薩克只要逮到機會就愛揶揄戲弄可蕾~~
      連他們兩人的狗他也拿來捉弄她~~

      引文:

      原文 P.235

      “ She’s busy right now licking Lobo’s —“ he muttered something she couldn’t quite hear— “Now she’s licking harder. Her tongue’s right on his —“

      「她現在正忙著舔洛寶的… 他喃喃低語些什麼她聽不太清楚— 「現在她舔得更用力了,她的舌頭剛好就在他的……」

      “Private parts” Lordy, the man was so crude.

      「私密的部位」 老天爺,這個男人真的很沒禮貌。

      “Actually. Claire, she’s licking his paw. Her tongue’s right between his toes……”

      「事實上,可蕾 她正在舔他的腳掌。 她的舌頭就在他的腳指中間…」

      可蕾→

  4. Re: LOST 檔案:The Hideaway By V 2006-06-07 11:58

    喔買尬
    我的女中醫嚴禁我喝冰水...
    可是看完上面這種火熱的情節,不讓我喝冰水降溫...
    我就得去求助【燒燙傷兒童基金會】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